2013-08-16 Vol.76

扫一扫 立即关注
网络新闻联播官方微信

绿色邮筒正加速消失,是真的吗?

在电话、手机、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,你有多久没有动手写过信了?曾经,一封封承载着温暖关爱的信笺,通过街头大大小小的邮筒走向全国各地。如今,绿色的邮筒渐渐被人们遗忘。它是否真的会消失,未来又会在哪里呢?

记者:王莉莉
责任编辑:杨小淼
求证

路边的邮筒真的会消失吗?

据相关资料显示,近些年,全国各城市均出现了邮筒“失宠”并引发存废之争的情况。目前,分布在青岛市城乡的630个邮筒,平均一个一天收不到3封信。南京在用的邮筒数量是349个,福州市区有530个,长春市内有258个,武汉市有316个,长沙市136个……然而,可以装1000封信的邮筒,在上述城市都出现了“无信可装”的窘境。在不久的将来,邮筒真的会消失吗?

考证
写信不仅麻烦,而且费时

7月31日上午,记者分别走访了山西省太原市迎泽街、青年路、东岗路、五一路、火车站附近等一些路段,看到在路边设置的邮筒有的已经很陈旧,不过其表面的“中国邮政”字样和邮政标识依然可见。邮筒上标明的开箱时间为:上午11点35分和下午16点35分。

在东岗路邮局附近,一位摆摊的老人指着一个邮筒说,他每天都在这里,但好像从来没看到有人来寄信,倒是能看到有工作人员来开箱,可信箱里面却是树叶、废纸之类的垃圾。为了证实老人的话,记者在这个邮筒前停留了大半天,的确没有等到一位前来寄信的市民。

为了弄清邮筒被冷落的真正原因,记者设计了两个问题:现在网络、通讯、快递这么发达,你还用笔和纸写信么?假如随着科技的发展,亲笔书信这种交流方式被淘汰了,你是否觉得可惜?带着这两个问题,记者在街头随机采访了过往的10位市民。

对于第一个问题,仅有3位上了年纪的市民表示,近5年来偶尔手写过一封信。一位大三学生接受采访时说,现在不管有什么事,他都习惯用手机短信、电子邮件、QQ等方式来交流,“写信既麻烦还费时”。今年32岁的韩锋记得,18年前他刚上初中的时候,社会上特别流行通过交笔友,大家通过邮政信件一起分享学习心得和喜怒哀乐。现在,他90后的妹妹对手写书信已经完全没有概念了,微博、微信、飞信等工具,则成了她和朋友之间抒发情感的平台和沟通的桥梁。

每年5个人里只有1人寄出过1封信

根据《邮政法》以及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行业标准》的相关规定,邮政企业应当在方便群众的地方设置分支机构、邮亭、报刊亭、邮筒等设施,或者进行流动服务。直辖市、省会城市城区主要人口聚居区,要视情况在平均0.5—1公里的服务半径内设置邮筒。

截至2010年底,山西全省设置有1938个邮政信筒(箱)、投递人员近4000人,但在网络时代,普通信件逐渐减少,各种商业信函取代传统书信,成为邮筒的主要“客户”。山西邮政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说,目前,如话费对账单、信用函、汇款单等商函信件的比重逐年增多,这些信件的办理一般都用不上邮筒。不过,邮筒所肩负的使命并没有消失,学生、军人等群体已成为主要的信件投放群体,并且每逢节日,通过邮筒收发的信件还会有所增加。

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,CNNIC(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)2012年7月发布的统计数字显示,中国5.38亿网民中使用电子邮件的人数逼近2.6亿,而网络即时通信的用户人数更是飙升至4.45亿。

据湖北省邮政公司的统计,1998年,湖北邮政的个人信函量为5200万件,按该省当时大约5700万人口粗略计算,一年平均1个人写信不到1封。2012年,湖北邮政的个人信函总量为1200万件,总人口5779万人,也就是说,当年差不多5个人里只有1人寄出1封信。

电子通讯与传统书信相比,缺乏“人情味”

四川省邮政公司提供的一组数据也能够看出,2003年四川省邮政函件收入为15692万元,而2012年该数据提高到了38930万元。然而,其中85%以上都是银行账单类商函。这类函件的投递,显然不会通过邮筒这个渠道。

根据山西省邮政条例规定,新建城镇居民楼应设置与户数相应的信报箱,但实际安装率不足40%。对此,山西省邮政公司市场部负责人解释说,他们将便民服务站建设上升到民生工程、公共服务的高度,在全省建立便民服务站,让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报刊征订、信函寄递等各类基础邮政服务。

以太原市为例,该市多数社区都设有邮筒或邮箱,一些机关单位都有收发室,市民也可以把要寄的信件放到收发室,邮差送信时顺便带回邮局投递。

对此,山西大学法学院团委书记王彬说,虽然近年来普通私人信函明显减少,大多为银行、商家及水电、煤气等公共服务商业信函,但仍有部分市民习惯用传统的书信传情达意。他希望在政府等相关部门的引导下,可以开展类似“书信文化节”等活动,让传统的书信文化得到挖掘、传承,让更多的年轻人可以体验到写信、寄信、盼信那种久违的情感。

“电子邮件传递信息迅速、快捷,但是在传递感情上就显得单薄,远不比手写书信更能让人感动,也无法完全替代传统书信这种极富人情味的沟通手段。”王彬说。

结语

曾经承担重要社会功能的绿色邮政信筒,本身并没有加速消失,其数量也无“毁灭性”减少;加速消失的只是其收集私人信件的功能。对于时代和科技发展造成的这一结果,我们应坦然面对,也不必过于纠结。让绿色邮筒成为一种怀旧式的街头“景观”,不是也挺好吗?

专题评价: 留言支持留言反驳
分享到
辟谣联盟

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

*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