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内“时间银行”多半有存无取,是真的吗?

记者:谭经田 责任编辑:王梦 | 2013-11-08 10:01:36

核心提示:时间可以留存,助人可以传递,你相信吗?近年来,在全国悄然兴起的“时间银行”便是如此。你可以把空闲的时光“存入银行”,当自己或亲友急需帮助时再“支取”。然而,据业内人士透露,这些“银行”多半无人“支取”,少数甚至面临运营困境。专家表示,这是一种新的互助养老模式,相关部门应当给予大力支持。

求证 “时间货币”无人问津?

11月3日上午,在湖北武汉著名的小吃一条街户部巷,陈静正帮人做社会调查。虽然没有报酬,她却乐此不疲,因为她往“时间银行”存了时间。



武汉首家“时间银行”成立于2013年的9月28日,一个月来已有30多人通过志愿服务“存入”了时间,还有千余人欲加入。发起人王凯说,在这个特殊的银行里,时间是唯一的“货币”。会员通过为他人提供志愿服务来“储蓄”时间,当自己和亲友需要帮助时,再提取时间以获得他人服务。“银行不设门槛,会员存取时间有专人记录,他们能随时查询账户余额。”



作为一种互助养老的新模式,在一片叫好声背后,也有人指出国内“时间银行”的通病。因为不能实现通存通兑,从而造成多半无人支取,以至于有的难以运营,这是真的吗?

考证 市场:成立5年运营难

20世纪80年代初,美国人埃德加·卡恩提出了“时间银行”的概念。目前,在北美、欧洲和亚洲23个国家都有使用。在我国,“时间银行”最早于2000年前后出现在上海。近几年,浙江、北京、重庆、苏州、洛阳等地也开始出现。



虽然不是新鲜事物,但了解“时间银行”的人并不多。据媒体报道,苏州2008年成立的“时间银行”,5年来一直无人支取,志愿服务运转面临困境。



“苏州的情况并不是孤例。” 王凯说,他曾做过调查,国内现在约有50家“时间银行”,多半都存在有人存、无人取的情况。



发起人:遭遇各自为政的瓶颈



王凯介绍,志愿者可以通过任何社会服务来存入时间,有专人将每次的服务时间记录在案并录入电脑。目前,主要服务对象还是社区的空巢和高龄老人。



但王凯显然不想仅局限于社区。“这是目前所有‘时间银行’的瓶颈,都是各自为政。”王凯说,不能通存通兑是最大的问题。“在甲地做了服务,到了乙地需要时却不能取,不仅造成了资源浪费,也影响志愿者的积极性。”



王凯坦言,他的目标是建立全国统一的网络,实现时间通存通兑。目前,他正与北京一家网站洽谈合作事宜。



   

志愿者:动员年轻人加入



70岁的张晏生,是武汉“时间银行”的一员。他说,“时间银行”多是依托于居民小区,重点的服务对象是老人。因为现在的年轻人工作和生活压力大,平时很难有空去做志愿服务,所以“储户”也多以退休后的中老年人为主。



“等这些中老年人将来需要‘支取’时间的时候,可能会遇到谁来提供服务的问题。”如果形成了断档,就很难维持下去了。张晏生表示,如何动员更多的年轻人加入“时间银行”是最迫切的问题。



专家:缺乏统一制度和规范



湖北大学社会学教授张继涛说,“时间银行”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,也能减轻国家的负担。由于“时间银行”在国内发展时间不长,目前更多是一种民间行为,各地都在自己摸索,缺乏宏观上统一的制度和规范。



张继涛认为,政府部门应该及早介入,可以借鉴养老保障的模式,先由地方统筹再上升到国家层面,为时间银行提供信誉担保。争取实现全国通存通兑,以保证其公信力,吸引更多人参与。“大众对‘时间银行’的认可,需要一个过程,这就需要政府部门支持,仅仅依靠非政府组织,就很难做大做强。”

结论

“国内‘时间银行’多半有存无取”,这是真的。目前,我国人口老龄化问题日趋严峻。专家表示,作为一种新的互助养老模式,相关部门应当为“时间银行”提供大力支持,让年轻人、准老年人以及身体健康的老人利用闲暇时间为“空巢老人”提供必要服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