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安局欠债18年不还,是真的吗?

记者:李文学 责任编辑:王梦 | 2013-11-19 08:47:05

核心提示:黑龙江省级贫困县望奎,一则“欠债18年不还”的报道,牵出了该县公安局12间超标办公室。现任公安局政委回应,不能仅靠“红章子”就认定还钱。当地法院表示,根据法律规定,法院不能强制执行。11月7日,在媒体曝光和有关部门监督下,公安局终于道歉并开始还款。

求证 经费紧张办公室却豪华?

“公安局借钱不还,而且无视法院支付令,一欠就是18年。”



日前,中央人民广播电台《中国之声》就报道了这样一件事,涉及的黑龙江省绥化市望奎县公安局称“经费紧张”,但12间领导办公室却很“气派”,一个办公桌就花费近2.5万元。



事件一出,立刻在网上引起了热议。有网友认为,公安局知法犯法,损害政府公信力,伤害了“人民公仆”的形象。还有网友认为,从该局多个豪华办公室可以看出,他们不是无力偿还,而是无心偿还。



那么,公安局欠债18年不还,是真的吗?

考证 政委:“红章子”说了不算

1995年,望奎县公安局开办金盾物资贸易总公司,公安局主要领导分别被任命为董事长、总经理。公安局以商贸公司的名义向徐晓兰等五人借款共计20万元,目的是到俄罗斯种菜,借款时限为一年,约定月利率为3分。



丛桂兰的丈夫生前是望奎县公安局民警,当时金盾物资贸易总公司向其借款4.5万元,约定年底还款,但到截止日期仍未还。1997年7月,金盾物资贸易总公司解体。尽管丛桂兰不停索要,但直到她和丈夫去世,也没要回一分钱。



与丛桂兰不同,马占江、徐晓兰等人则是通过熟人介绍才把钱借给金盾公司的,这个熟人就是时任望奎县公安局巡警大队大队长刘福祯。借款凭证上都有盖有公章。如今生活陷入困境的几个人先后去了广西、江苏投奔亲友,只能不时打电话让刘福祯帮忙讨债。



事隔18年,望奎县公安局已经换过好几任领导,现任公安局政委高军承认欠钱,但表示,“不是你拿着红章子说欠钱我们就得还,要还钱得先查清楚当时为什么借钱。而且俄罗斯方面也欠他们钱,很复杂。”



法院:不能强制执行



多次索要无果后,徐晓兰等人向绥化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支付令。2000年9月,绥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支付令,要求望奎县公安局“自收到本支付令之日起,给付申请人借款、利息、案件受理费等总计59万余元”。



曾经帮着公安局借钱的刘福祯说:“申请强制执行又花了10900多元,公安局总共应该还61万多。”他们曾经多次到地区政法委、法院、人大内司委反映,但还是一分钱也没有执行回来。



绥化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徐立新说,依据最高人民法院“注释【2001】8号文件”第十五条规定,对当时的公安司法机关的经费、房产、车辆,法院都不允许强制执行。徐立新说,他们向绥化市委政法委汇报后,市委政法委责成望奎县公安局处理好此事。因不能强制执行,法院就没再参与。



   

公安局:用公用经费将61万元欠款还清



“公安局欠债18年不还”一事披露后,舆论哗然。10月30日,望奎县公安局通过媒体向当事人公开道歉,并在10月29日就将20万本金打到了绥化市委政法委专门设立的账户。



绥化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一厅厅长吕晓龙表示,除2000年法院支付令中要求偿还的59万及2万诉讼费执行费外,望奎县公安局还需按照银行的双倍利息支付债权人2000年至今13年的迟延履行金,约94万元。



11月7日,望奎县公安局用公用经费将61万元欠款还清。经调解,双方达成一致意见, 94万元迟延履行金将在未来四年内还清,第一年14万,第二年30万,第三年20万,第四年30万。



11月13日,望奎县联合调查组通报,公安局691件办公家具未实行集中采购,下一步有关责任人将被追责,目前超标办公室已迅速整改达标,领导配备的63件办公家具全部交由国资部门处理。

结论

“公安局欠债18年不还”,是真的。在媒体和有关部门的监督下,望奎县公安局认错并陆续还款,并把超标的办公室进行了整改。目前,相关调查还在继续。望奎县联合调查组新闻发言人表示:“如果调查发现个别干部在这个环节当中存在违规违纪的问题,县委会毫不姑息,一查到底。”

快问快答

我要我们在一起:

我们怎么才能参与到《是真的吗》节目中呢?

小编回答:

您有关于民生、健康、社科、网络传闻等各类问题,都可以给我们发邮件或者加入我们的官方微信与我们进行互动。官方邮箱:shizhendema@vip.cntv.cn

大鹏看天下:

你们如何判断传闻是真是假呢?

小编回答:

各地记者通过调查、暗访、实验、采访相关专家等多种方法得出科学的结论,帮助网友辨别真假,去伪存真。